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法文化 >
妈妈
www.airshoxsko.com 】 【 2016-08-31 15:56:55 】 【 来源:四川法制报 】
  周跃刚
  
  妈妈,妈妈,这一刻月光
  
  举起火把,照疼你寒冬腊月里搓衣服的
  
  龟裂的手掌
  
  我透过虚掩的门,从门缝里看凌晨十二点
  
  滴答滴答,掩饰你的泪和苍老
  
  妈妈,此刻我想说,妈妈
  
  温暖一样的名字,在芦苇丛荡啊荡
  
  小时候我不懂岁月沧桑,长大后仍不懂
  
  追忆似水年华,只门前的桂花,一年一度,不辞辛劳芳香
  
  直到列车朦胧你伫立车站前被风吹乱的影子
  
  我轰隆着远去,在绿铁皮车的第十二节车厢
  
  紧捏车票,车辙在柏油马路深深嵌进
  
  想念与爱
  
  我还记得那面老镜子,在木柜上咀嚼了二十多年母亲的青春
  
  它老了,妈妈,也老了
  
  回家,妈妈
  
  你头上的银丝越来越多,荷包蛋的年代
  
  一去不复返了。此刻,我想说,妈妈,门前的桂花
  
  零落多少爱与关怀,桂树下悬挂的秋千,荡去多少
  
  童真与梦幻。你仍然在每一个夜晚的凌晨洗我小时候的
  
  故事,仍然在故乡的每一个岔路口,朝远方深情凝望
  
  糖葫芦,永远娃娃的笑脸,那抹红晕,多像天上云霞
  
  妈妈,长江水又到家门口,停泊的岂止我的乡愁
编辑:本站编辑

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0832-2030926 |

蜀ICP备18021300号-1 内江市市中区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

地址:内江市上南街105号市中区政法委员会